阿光

时间:2020-05-14 12:43:59

(一
阿光自出世就一直住在香港的新界,他拥有一座三层高,而且建得美伦美焕的西班牙式的「丁屋」,又有卖地给政府所得的巨款,可以说是一世衣食无忧了,可是,自从太太和他离婚之后,就再也娶不到老婆了。因为太太和他离婚的原因,是因为不能容忍他的「小器」。
其实阿光的「器」也不至于小得不能使用,是那个有外遇的太太既然以此为藉口和他分手,他也好无可奈何的接受命运的愚弄。这种事情,女人可以轻易地脱口而出而让人深信不疑。男人却百词莫辨。难道还能脱下裤子到处向人解释吗?
不过他的人生中不幸中仍有大幸。在这个世界里,金钱的能力真是不可低估。阿光所顾用过的菲佣不止照顾了她的衣食住行方面的方便,也向他提供了肉体的抚慰,虽然她们算不上是什幺美女,但毕竟也是他挑选过的女人,而且床上的风情绝对胜过和他离婚的那个女人。所以他失婚后的三年中,就享受过四个宾妹的肉体。其中第一个宾妹在受聘两年之后,因为回去结婚就没有再续约。但是她临走之前,曾经介绍了两个朋友让阿光试用。那两个女人都和他上过床,不过她们年纪已近三十。阿光并没有留用。
目前阿光所顾用的宾妹年仅双十,虽然她的第一次是给了帮她办手续来香港的菲律宾人,但是和阿光初试云雨情时,也给了他很大的满足。她曾经受过内行人的指点,口技非常出色。每和阿光性交之前,必定先以唇舌的工夫使他的阴茎膨涨得超乎平常。然后主动用她那紧凑的阴户套入,令阿光得到极大的兴奋和满足。
阿光认为他最幸运的是他有一帮中学时代很要好的同学。在那些人之中,除了当便衣警察的马良和他做护士的妻子玲玲,以及律师阿泉和他在图书馆服务的太太丽珠这两对夫妇之外。还有几个虽然已经结了婚却瞒着家里出来偷欢的男女。其中男的有在尖东洋行上班的李文杰和林智庆,女的有银行的女职员何英.秀美以及月仙。这班大颠大肺的男女,不时会在公众假期相约来他的家里举行聚会。
文杰与智庆虽然有太太,却各有一个上得床的女朋友,这些男女们的想法是贪玩而已。这一天,他们在酒店开了一个大房间,实行大被同眠。一杯酒下肚,两个男人都已经沉醉在美色里了。智庆伸手搂着女友美娜。文杰也同样的向淑玲靠了过来。文杰的手摸向淑玲的酥胸,在她乳房上捏了一下,笑着大声说道:「来!亲一下吧!」
淑玲不好意思地说道:「不要这样嘛!」
文杰却说道:「来,靠紧一点,让我亲一亲嘛!」
酒,能造成爱情和性慾的假期。他们开始感到浑身发烧,散发着热气。文杰和智庆已开始脱外衣。体内的酒精在作怪,智庆醉眼模糊的,觉得美娜比昨日娇艳多了,便开始去解除她身上的衣物。
消两三下子,他们就脱得赤裸裸了。智庆也解除了自己的内衣。他热烈的把美娜搂在怀中,两片火热的嘴唇紧紧的压在她的唇上,他的手抚弄着她的乳房。最后游向她的神秘洞口去。
美娜作象徵性的推拒。但体内的慾火使她无法自持,主动的抱紧了他。剎那间,两人已经倒卧在床上了。在互相爱抚热吻中,他和她的生理都起了很大的变化,他的一根阳具,不断的充血,膨胀得又粗又壮。
美娜的阴户痒丝丝的,淫水如泉涌出,生理上殷切的需要,赤裸裸的肉体,紧贴在一起,随即有节奏的摆着,智庆的肉棍已深入她的穴内了。智庆的阳具,像灵蛇般的在穴内钻动着。
他要慢慢挑逗她,使她的淫慾之火氾滥。他稳固自己的精关,轻轻抽插着。这种动作,当然末能满足性发如狂的她。
美娜浪哼道:「哎呀!快!你快点插我呀!」
智庆道:「别急嘛!我会给你最痛快的享受!」
他气贯丹田,便阳具更加壮硕,大起大落的抽送了。
美娜紧搂着他的背部,紧紧的玉门夹着阳具,扭腰摆臀,款款迎送。
过了不知多久,美娜一阵颤抖,阴精直洩。美娜洩过精后,瘫痪着还喘着大气。
智庆脸露出得意之色,把湿淋淋的阳具,从美娜的阴户之中抽了出来,昂头摆脑,耀武扬威。双方都达到了高潮。
他们仍然相互的搂抱着。反观另一边的一对,也仍然在大干着。见文杰大起大落的疯狂抽插着淑玲。一面喘呼呼的叫道:「淑玲,你的小穴真滑哩!又紧又湿润,玩起来好舒服呀!」
淑玲也喘着道:「啊!啊!真是痛快,美死我了!」
文杰仍在不停的抽插,淑玲两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际,盛臀款款迎凑。她阴户里淫水直流个不停,大龟头一进一出的,滋滋作响。
他们两人尽情的缠绵。文杰狠干了一阵之后,伏在她的身上,一手抚弄着她白嫩的乳房,同时低头含着另一只乳房的奶头,他搂紧了她的娇身,吻着她。将阳具缓缓抽出阴道口,又突然奋力一插,狠狠干着。
淑玲「啊!」的一声两手抱着地的屁股,摇摆着丰臀,用力迎凑。同时娇声浪语地哼道:「哎哟!我快受不了!挨不住了呀!」
文杰的阳具也在她肉体里跳跃、颤抖,世界末日一样的狂潮,到达极点,他们同时洩了。享受到人间无上的快感。
雨过天晴之后,两个人赤裸裸的相拥着,喘息稍平之后,抬头一望床上的另一边,却看到美娜和智庆也在望着他们,脸上露出讚许的微笑。
美娜故意用手羞淑玲。淑玲娇羞的躲入文杰的胸前,抬不起头来。文杰突然把智庆叫到一边,低声说道:「智庆,我们该换一换了!
智庆道:「换甚幺?」
文杰道:「交换游戏呀!」
智庆道:「哦!是换床还是换人呢?」
文杰道:「什幺都可以。」
智庆笑着说道:「我倒有一个新建议,我们是否可以交换一下女人呢?」
文杰道:「这是个好办法,试试看吧!」
智庆道:「不要讲出来,秘密进行!」
文杰道:「这可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,亏你还想得出来。」
智庆道:「我是觉得良机不可失,我们现在去洗澡吧,準备重新上战场。」
说着他们两人就提议四人共浴,两女半含羞红着脸走向浴室去。
智庆先替美娜涂上肥皂,手上触到了紧要地带。美娜娇笑道:「不要吧!我自己来嘛!会痒的呀!」
智庆道:「来嘛!不然你帮我洗。」
美娜道:「也好!」
说着拿起肥皂涂在智庆身上,可是临到下部时,即不敢动手去擦,智庆见状,抓起她的手往阳具上摸去。美娜红着脸,握着他的阳具涂肥皂。
文杰向淑玲道:「我们也来吧!
一面讲话,一面动起手来,使得淑玲娇笑不已。她大叫道:「不要这样啦!我不习惯呀!」
文杰不回答,也拉着她的手去握阳具。涂过肥皂的手,很是滑润。所以轻轻的握了几下,两个人的阳具又变化了,由软绵绵的开始胀大成为坚硬的肉棍儿。两女看了不约而同的吓了一跳,赶快将手拿开。
可是他们又去拉她的手。智庆道:「握着它,摸模看,是不是很奇妙的。」
接着又将身子靠了过去,这下阳具也顶到阴户了。如此一来,美娜的淫水又不断流出来。而智庆的阳具更是坚硬无比。智庆急色得双手在她身上乱摸,然后双手抓住美娜的头,往阳物上一按。阳具先半截,塞进了美娜的口中去。
美娜的口小,智庆的阳物太租,将口塞得满满的,双手抓住头上下游动,不时发出哼叫之声。
淑玲的情形也差不多。她也张着嘴咬住文杰的龟头。先用舌头在龟头上面舔弄着,四周慢慢的舔个不停,舔得那龟头髮亮,而且更加坚硬了。
文杰被她这幺一弄,觉得痒痒的,更逗起他的慾火。
四人都春心蕩漾,战场又由浴室移转到那张大床是。两对人马开始倒向床上了。更把身体倒置过来,让女人们的嘴巴吸吮着阳具,而他们则用舌尖舔着她们的阴户。让那酥酥麻麻的感觉,由最敏感的地方传流到全身各处去。
美娜与淑玲的慾火逐渐地氾滥着,她们娇喘嘘嘘的。那高隆的阴户,经过了他们不断的吮吸和爱抚之后,两片幼嫩的阴唇,渐渐已经翻转肥大。小小的穴口儿,正不断地流出着淫水。
文杰和智庆一看时机已成熟,忙互相使个眼色。两人赶紧起身,调转过了位置来。智庆的身体压着淑玲。而文杰却压上了美娜的娇躯。顿时,各人的对像都已不同,他们重新组合了新的配搭。
「啊!」美娜和淑玲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,但这声惊呼马上平息了下来,因为她们的口已被封住了。代之而起的是「呜呜」的呻叫。
智庆连忙用手握着阳具,朝淑玲的肉洞猛顶进去。淑玲也不退反叫,将体内的肉棍儿紧紧夹住,随即扭摆起来。她的淫水越来越多,使大龟头进出非常便利。
智庆轻抽慢插了一阵,改为「九浅一深」,见他的屁股挺动着,上下起伏犹如大海行舟。再抽送了一阵,淑玲突然颤抖着,大声叫道:「哎呀!我高潮来了!」
她一股阴精直射而出,然后她软绵绵的躺着。
床头的另一端,同样也在发生男女肉搏。文杰的花样多多,他说道:「美娜,换一个姿势,我教你玩花式!」
美娜道:「随你的便,怎幺玩都好!」
文杰得意的笑着,随即躺下来,要她骑在上面。他捧着美娜的屁股,帮助她一下,温软的肉洞立即顺利地套入大阳具。
美娜在他的挺送下,淫水直流。不到一百下,美娜突然阴精直流了。她不住娇喘着说道:「哎呀!我快不行了,高潮快来了!」
文杰说道:「好哇!再动几下,快!」
美娜却停了下来,她说道:「不行啦!我完了呀!」
文杰得翻身过来,变成脸朝下的姿势。他把龟头抵紧花心,用力旋磨着,不到几十下,美娜又第二次洩了。文杰的心里一热,说不出的快感,也洩出阳精来。
如今的情形是两对鸳鸯一张床。他们彼此都筋疲力尽了,是互相拥抱对方。这一场交换对像大战,直干得淋尽致,最后可以听到他们的喘息声。她们终于告一段落了,然而过了一会儿,他们恢复疲劳后,又大干起来了!
话说回来,这一天在阿光家里第一次聚会的时候,因为大家都是相熟的老同学了,打情骂俏本属自然。阿光的「小器」难免成了取笑的话题。虽然和他曾经有过一手的月仙也挺身而出,证明阿光实际是可以性交的。但是众人并不肯作罢,阿泉甚至要他脱下裤子让大家检查一下。
阿光气愤地对阿泉说:「要检查也可以,但是有一个条件,如果可以的话,你就得让丽珠和我来一次。」
阿泉的精力过人,早就有意在这里製造混乱,以便搞一个性爱的欢乐窝。他知道如果把自己的太太让出来,并不愁得到这里其他女人的身体。于是他爽快地答应了。
做护士的玲玲自告奋勇帮阿光脱裤检查。结果,证实阿光虽然并非一柱擎天,却也胯下硬物高举。丽珠待要逃走,早被马良捉住,趁机摸乳之余,扭送阿光怀里。
众人一窝蜂涌入房,要看真人表演,阿光也不好意思白干阿泉的老婆。和他的俏菲佣商量了一阵,决定让她也和阿泉当场性交,让气氛更加热闹。
于是,菲佣先向阿泉投怀送抱。阿泉也老不客气,先摸摸她的乳房,顺势脱下她的上衣。接着又把手插入她的裤腰。菲佣自动把裤子褪下,众人见到阿泉的手指已经钻入她的阴道里了。接着,有人帮阿泉脱光了衣服,两条肉虫就在床上翻滚起来了。
另一边的丽珠,也半推半就地让阿光脱得一丝不挂。抱到床上。见到阿泉和宾妹正面交锋,阿光就让丽珠伏在床上,从她后面插入。然后伸手到胸前抚摸乳房。这时床上四条肉虫在蠕动,众人也大开眼界。阿泉把宾妹干了一会儿,也学阿光一样,要她伏在床上让他从背后抽送。阿光见那边有了变化,也随机应变。把丽珠调过来正面交锋。
阿光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姦淫朋友的太太,显得特别兴奋,虽然他竭力镇定,毕竟未能理想,终于在不甘心的情况下射精了。倒是阿泉有定力,他左冲右突,翻来覆去把个二十出岁的宾妹玩得欲仙欲死,如癡如醉。
阿英递一些纸巾给丽珠,丽珠恨恨地从床上爬起来,摀住阴户跑进厕所去了。
丽珠穿好衣服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,阿泉刚好从宾妹的肉体里拔出射精后的肉棍子。旁边的玲玲正递上纸巾。丽珠突然向阿泉说道:「老公,刚才马良捉我的时候,趁机摸我的胸,你可要替我作主呀!」
阿泉则回头问马良道:「我老婆所说的是不是真的!」
马良回答说:「我是有过你太太的奶子,但并不是故意的呀!」